西藏发展公告:逾1.75亿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拒付

11月9日,西藏银河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发展”)发布关于“核查开具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情况的进展”公告。本编查看了这家公司过去的公告后推测,西藏发展应该是从2018年9月18日收到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送达的关于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一案的传票、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民事诉讼状等文件之后开始对“问题票据”进行核查的。 继续阅读“西藏发展公告:逾1.75亿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拒付”

中纪委:离职后违规任职 8名银保监会人员被处理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选准监督切入口,抓早抓小、持续发力,通过强监督促强监管,推动银行保险监管高质量发展。今年以来,先后对8名监管人员离职后违规任职问题作出处理,并推动银保监会出台制度,对监管人员离职后任职审批进行规范。

据介绍,该纪检监察组今年多次收到银保监会监管部门来函,就监管人员离职后任银行保险公司高管的资格审核事项征求意见。 继续阅读“中纪委:离职后违规任职 8名银保监会人员被处理”

加紧,北京银保监发文,遏制抬升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行为

11月20日消息,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北京银保监局关于规范小微企业贷款服务收费的通知》称,从严禁借贷搭售、严禁转嫁成本、协商费用分担、完善激励机制、规范员工行为五个方面对小微企业贷款服务收费予以规范,坚决遏制辖内银行业机构变相抬升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等行为。 继续阅读“加紧,北京银保监发文,遏制抬升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行为”

手握183亿现金的东旭违约,票据人还有16亿!

“存贷双高”的东旭光电是否将步康得新、ST康美的后尘?

债市再爆一雷,11月19日,市值275亿元的东旭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旭光电“)债券确认违约,被市场称为可能是“2019年最大的雷”。

违约债券涉及两只,分别为“16东旭光电MTN001A”以及“16东旭光电MTN001B”中期票据,均于2016年发行,总债务规模为30亿元,当期应付本息合计约20亿元。

东旭光电公告称,目前公司正在积极筹措资金,并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将尽快支付相关本金和利息,最大程度保证债券持有人的利益。第一财经致电东旭光电相关负责人时,对方提到18日上午就债券违约一事召开了持有人临时会议,但同时表示,债券处置具体情况以公司公告为准。

令市场疑惑的地方在于,截至9月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达183.16亿元,远高于逾期债券规模,为何拿不出钱进行兑付?而在违约一事曝光后,市场也在热议“存贷双高”的东旭光电是否将步康得新、康美药业(现ST康美)的后尘。

值得一提的是,与违约公告同时发布的,还有国资的入股。据悉,东旭光电第一大股东东旭集团的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市国资委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51.46%的股权,这可能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东旭光电自11月19日起停牌。

19日晚间,东旭集团公告称,因公司重大事项存在不确定性,为维护投资者利益,经公司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16东集06”、“17东集01”、“17东集02”、“18东集02”、“18东集03”、“18东旭01”、“18东旭02”于11月20日起停牌,复牌时间另行通知。

年内行权债券余额48.56亿元

11月18日是“16东旭光电MTN001A”的债券回售兑付日,然而自上午起,便有债券违约的消息传来。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直至当天晚间,无论是东旭光电还是上清所,均未对违约有任何公告。

受消息影响,18日“17东旭01”大跌,截至收盘跌幅为36.72%,报45元。当日,“17东旭01”还因为异常波动,被上交所两次盘中临时停牌。据悉,“17东旭01”是东旭集团发行的一般公司债,债券当前余额25亿元,票面利率6.55%,债项评级、主体评级均为AA+(联合评级)。

到了19日凌晨,上清所连发两份公告称未收到“16东旭光电MTN001A”以及“16东旭光电MTN001B”中期票据的付息兑付资金和利息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工作,由此东旭光电违约确认。

具体来看,“16东旭光电MTN001A”是东旭光电2016年发行的第一期中期票据,发行规模为22亿元,投资者回售债券金额为18.7亿元,债券利率为4.48%,应付本息合计19.69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05%。

“16东旭光电MTN001B”是当年公司同期发行的另一品种中期票据,发行规模为8亿元,期限5年,票面利率5.09%,应付利息为0.41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0.13%。

在上清所发布公告后,东旭光电于19日上午发布了《关于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回售付息未能如期兑付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上述两个品种债券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目前,公司正在积极筹措资金,并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将尽快支付相关本金和利息,最大程度保证债券持有人的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10月28日,东旭光电还将“16东旭光电MTN001A”未回售部分债券票面利率由4.48%上调300个基点至7.48%,投资人回售申请开始日10月30日,截止日11月5日,回售价格100元。

除了上述到期的两个债券无法兑付以外,摆在东旭光电面前的还有“隐忧”。截至6月末,公司对外担保余额43.35亿元,其中对子公司的担保余额为41.16亿元。通常而言,若担保公司出现问题,下属子公司难免跟着“落难”。

根据Wind数据,目前东旭光电共有4只债券,最近到期的为“15东旭债”,当前余额9.56亿元,票面利率6.8%,将于2020年5月19日到期;另外还有一只为“16东旭光电MTN002”,已经处于回售中,该期债券发行规模17亿元。4只债券余额合计56.56亿元,一年以内面临行权的共有3只债券,合计48.56亿元。

应付票据规模16亿

根据东旭光电集团的最近3季度的资产负债表,东旭光电集团旗下的应付票据余额在15.95亿,较去年年报的22.89亿下降了6.95亿,但规模还是较大。另外根据东旭电子的相关财报,这些应付票据更多是银票,商票占比较低。

“存贷双高”曾被问询

东旭光电起家于光电显示产业,在完成对部分关联方收购和并购申龙客车100%股权后,目前主营业务有四大块,分别是光电显示、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汽车和石墨烯产业。

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东旭光电总资产为724.40亿元,总负债为381.60亿元。在流动资产方面,公司拥有货币资金183.16亿元、应收票据和账款120.56亿元、存货51.84亿元、预付款项61.49亿元等,流动资产共计444.89亿元。也因此,在债券违约之后,市场颇为疑惑的是,东旭光电手握183.16亿元的货币资金,为何还不上20亿元的兑付资金?

除了高规模的流动资产,公司的高额负债同样备受市场关注。三季度末,公司流动负债合计270.46亿元,其中,短期借款高达101.29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84.1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2.38亿元。


今年5月,深交所曾就“存贷双高”问题向东旭光电下发过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公司在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情况下维持大规模有息负债并承担高额财务费用的必要性及合理性等。

彼时,东旭光电给出的回复是,产业特性决定了产业链主要公司普遍存在资金需求量大、负债高的特点。公司所从事的光电显示产业属于技术、资金高度密集型的行业,技术壁垒高、资金需求大、投资回收期长,为了赶超美日主要寡头竞争对手,公司除了通过股权融资外,还需要通过有息负债取得公司持续研发、运营所必需的资金。

至于大量货币资金的构成和用途,东旭光电称,公司货币资金由募集资金、受限资金、非受限资金三部分组成,其中,募集资金和受限资金是具有指定用途的专项资金。截至2018年末,公司真正的储备资金是65.20亿元,这部分资金主要用于安全运营资金需求、经营扩张流动资金需求、研发投入及产线技术改造资金需求以及投资并购项目资金需求等必要与合理用途。

而在深交所问询5个月后,10月31日,有投资者就货币资金和短期借债问题再向公司提问,称“为何有钱还要借钱”?对此,东旭光电回复表示,公司经营需要作出充足资金准备,除受限资金外,还需要安排好安全运营资金、经营流动资金、研发投入及产线技术改造资金、投资并购项目资金、偿还有息负债周转资金、风险准备资金等。

但如今,东旭光电债券的违约,给不少投资者带来担忧,特别是在康得新、ST康美财务造假被揭露后。究竟公司的“存贷双高”有无风险,债务违约是否只是开始,目前市场还尚未有答案。

海通证券研报曾对“存贷双高”进行了分析,称其主要有三种情形,一是集团型公司在合并报表层面可能出现存贷双高,这反映出企业资金配置效率低;二是虚增利润的同时虚增货币资金,或者提取货币资金充时点数;三是货币资金中存在未披露的大额受限资金,可能的情况一是被关联方或者大股东占用,二是为大股东或关联方提供贷款质押、担保,如与银行签订抽屉协议,质押存单从而放款给大股东或者关联方。

从东旭光电第一大股东东旭集团现有债务来看,据其半年报显示,公司短期借款高达151.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18.64亿元。另外,东旭集团目前在存续期的债券有15只、合计债券余额196.39亿元,其中一年以内到期的债券余额超过89亿元。

另外,2016年11月,东旭集团曾与东旭光电分别出资6亿元和4亿元共同设立东旭财务公司。根据东旭光电、东旭蓝天(东旭集团旗下上市子公司)发布的公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东旭光电在东旭财务公司存款87.78亿元,贷款0。东旭蓝天在东旭财务公司存款余额27.19亿元,贷款余额2.2亿元。

另外需关注东旭财务旗下的财票情况….

人民银行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和国务院工作要求,2019年11月19日,人民银行行长、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易纲主持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研究当前货币信贷形势,部署下一步货币信贷工作。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出席会议。

会议分析认为,2019年以来金融部门不断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稳健货币政策松紧适度,货币政策传导效率提升,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基本匹配并略高一些,体现了强化逆周期调节的要求,为实现“六稳”和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了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贷款平稳增长,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稳固。信贷结构优化,社会融资成本稳中有降,服务实体经济提质增效。但也要看到,宏观经济金融平稳运行仍面临挑战,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局部性社会信用收缩压力依然存在。 继续阅读“人民银行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

年终大雷?东旭光电违约引发连锁反应,应付票据12.45亿元!

昨天上午,上市公司东旭光电临时召开会议,宣布中期票据行权回售违约,暂时没有资金兑付,也没有实质性的偿付方案,引发投资者不满。

或是受此影响,17东旭01债券一度因异常波动被上交所暂停交易。截至11月18日下午3点,17东旭01跌幅为36.72%,报45元。 继续阅读“年终大雷?东旭光电违约引发连锁反应,应付票据12.45亿元!”

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

按照国务院决策部署,2019年8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公告,推动贷款利率市场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取得重要进展。

此次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体现了六个“新”:一是新的报价原则。要求各报价行真正按照自身对最优质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报价,充分体现市 继续阅读“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

一城商行3高管被发文,要求退回1892万薪酬!

日前,沈阳市国资委网站发布的《关于盛京银行市管干部年度薪酬超标准部分退回有关问题》文件显示,盛京银行3名市管干部:盛京银行党委书记刘彦学,党委副书记张涛,工会主席徐成在2016年、2017年因多发薪酬,被要求退回共计1892.7万元。

上述文件显示,退回的2016年度资金为628.18万元,其中刘彦学退回336.63万元,张涛退回291.55万元;退回2017年度资金1264.53万元,其中,刘彦学退回598.67万元,张涛退回419.44万元,徐成退回246.42万元。 继续阅读“一城商行3高管被发文,要求退回1892万薪酬!”

央行报告:包商银行接管托管进展顺利,正推进市场化改革重组

中国人民银行16日发布报告称,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包商银行接管托管工作进展顺利,第三阶段市场化改革重组工作正在推进。下一步,人民银行将会同有关部门继续完善包商银行改革重组方案,加强中小银行股东管理和公司治理,推动中小银行健康发展。

继续阅读“央行报告:包商银行接管托管进展顺利,正推进市场化改革重组”